Sunday, April 20, 2014

2013 - 拉萨西藏游 - 布达拉宫

 2013年6月6日早上在中国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区的布达拉宫, 神圣宏伟壮观,离开地平线3700米,是世界上最高的宫殿!

Potala Palace, UNESCO World Heritage in Lhasa,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China. It was once the tallest building in the world!
 等待进入布达拉宫的游客
 进入布达拉宫途径上的花园
 眼前的布达拉宫



 留影
 我们上阶梯都觉得气喘,前人在建筑布达拉宫的时候,面对的那种挑战很难想像!
 在布达拉宫上远眺
布达拉宫宫殿

Tuesday, July 9, 2013


在海拔四千七百多米的羊卓雍错,西藏三大圣湖之一。圣湖在背后,其实还有一段距离才可抵达。走了那么多弯弯曲曲,上山的路,我们也不是要去触摸那湖水,只是要远眺,只是要默默的注视,只是要在那个境界里,有一些体会,有一些感受。这境界,不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是我所懂得的语言文字无法形容的!

史铁生在《病隙碎笔》里有这么一句,“人可以走向天堂,不可以走到天堂。走向,意味着彼岸的成立,走到,岂非彼岸的消失?......因而天堂不是一个空间,不是一种物质性存在,而是道路,是精神的恒途。” 我很喜欢作者在这里用了彼岸和道路这两个词,彼岸是佛教的常用语,彼岸提醒我们渡人和自渡,彼岸是一个目的,让我们有一个方向,可以永远走向的目的;道路是基督教的常用语,是神祗所指引的方向,不同的宗教但殊途同归!

我们一直在走着,在寻找,所以我们才会继续努力,没有放弃!

Monday, July 8, 2013

人生像钟摆

早上醒来,有这样一个想法。

人生就像一个钟摆,悲观主义哲学家叔本华说人生像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摆动。

我觉得这钟摆也在爱与恨之间摆动 ,在恩怨之间摆动,在情仇之间摆动,当然也在感到痛苦和感觉幸福之间摆动。这种摆动永无休止,一直到钟摆停止摆动,一直到生命的终结!

Friday, May 10, 2013

我们的旅程

在生命里,时间是一个段落连续另一个段落再连续另一个段落,而我们是在这些段落中前进,然后消失!

卸下议员的身份,人也轻松多了!
这是一种不同的感受!
......

我无需把别人的问题再当作自己的问题,其实我本来就无需把别人的问题当作自己的问题!

5月7日晚星洲小妹的来电只是一个“怎么办?”的小问题,幸亏得到贵平和堂柳协助,解决了一个小问题!

这世界就是这么样,别人家里的问题成了我们>5个人(小妹,大哥,我,贵平和堂柳和其他不知名人士)的问题。

怎么会是我们的问题呢?

可是这却需要我们牺牲时间和精神去解决的!

这就是我们的旅程!
It's the journey and it's only the journey that matters...

(以此短文感谢小妹,大哥,贵平,堂柳和其他不知名人士)

Monday, February 11, 2013

春回大地,万象更新

春回大地,万象更新。

这是春天所能带来给大家的讯息,春天到了,一切都会变得美好了。

一切是不是会变得更美好,没有人知道,其实我们自己也不懂得!只要自己心情美好,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就会美好,人总是这思考的。

马来西亚的天气四时都是夏天,偶尔下了一场雨,就充满秋意。热天,我们会听到怨言,说天气太热了;当天气充满秋意时, 也可以听到怨言,说雨天真麻烦!

过了农历新年,就是大选了。这次大选,将决定国家的命运,也将决定各族老百姓的命运!

将决定的是2020年宏愿是否有实现的机会,Transformations 是否将持续;或可能换另一个首相,来个天翻地覆,来主宰这个国家,走向一个未知的方向!

你期待的,是怎样的未来?

趁此佳节,祝愿你:新年进步,身体健康,生活愉快,万事顺意!


Tuesday, January 15, 2013

从一张照片说开去

从一张照片说开去


Mentakab Town flooded in the early 1970
(With permission and courtesy from a FB friend)

这是一张难得的照片,拍摄的时候应该是1970 年代。

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得出来,当时文德甲发生大水灾,水淹到莫喜乾街头一代。

2007年文德甲发生大水灾时,水淹没了四份之三的淡马鲁路,还不至于淹到莫喜乾街,因为莫喜乾街较高,可见当时水灾是多么严重。

从照片中也可以看得出来,马华公会的建筑,当时只有两层楼,现在已经增建到三层楼。

假如建筑物也像人那样,有感情有记忆,那么像那次1970年代的水灾,对马华公会和周边的建筑来说,也是一个见证,见证了一代人的起落,见证了时代中一切事务的兴盛衰落。

最近,我收到某位人士的短信,他说马华没有代表性,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谁,我收到这样的短信,也没有因此而生气。不过,我回短信告诉他,假如他认为马华这几十年来的贡献,包括与友族联合争取国家独立,让数以千计的华人获得公民权而不至于被遣送会中国的历史也不认同的话,我是无话可说的。我想,像这样盲目的被反对党影响,否定一个政党的成就,是很可悲的。

一个政党要打倒另一个政党,就必须做出攻击,其实在社团选举中,一些个人不也是有这样的手段,有些甚至还利用一些招术。这是人的社会,我们也必须接受这样事情的发生和存在。

马华作为执政党的一个成员,也不是没有在大选中遭遇过失败,1969年就是一个例子,那时马华就退出当时的联盟,过后,马华就失去在政府所担任重要内阁部长的职位,马华的影响力就日趋下坡。族群分成不同的阵营,人民支持不同的政党是很自然的事,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沙巴和沙捞越土著的情形也一样。天下事就是如此。

我们能够评估和衡量的,可以是更大的环境,但很多时候,我们是以评估和衡量我们自己的境况为出发点,如评估自己和家人目前是否活得比以前更好?我以及我的孩子是否拥有机会发展?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素。因为假如只是凭感觉,凭一些发生的个别事件,就断定这个国家没有希望,这个政府不可靠,是很武断的!

反对党民联的目标就是要取代国阵,要取代国阵,不用策略来让人对国阵反感,讨厌国阵,你以为容易吗?所以,对我来说,民联的作为,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法来破坏这个国家的建设,把它说得一文不值,他们才有存在的价值。另一个说法就是,这个国家假如由民联来治理会更好!是吗?安华不曾经是巫统国阵的副首相和财政部长吗?无可否认,反对党是有存在的必要的,政治就是这样的,倒不是单纯的只需要两线制的阵线问题。

首相纳吉在2009 年接过领导棒子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转型计划,目前还在进行中。可能有人会认为进行缓慢吧!是的,当你不认同时,你不会说他好,你会说他不够好!历史是没有假如的,它是实在的所发生的一切。

文德甲在1970 年代发生水灾,三十多年后,也就是2007 年再发生一次水灾,水灾当然还会再发生,只是几时会再发生,我们不知道。

就像水灾那样,有些事情,我们的确可以预防,但是我们阻止不了它再发生!

Friday, December 28, 2012

My Christmas Celebration

25.12.2012 My Christmas Celebration

Christmas is celebrated all over the world! Me too, celebrate Christmas and with a special group of Christian friends! Siew Lin went with me to the Church!

I was invited by the Tamil Methodist Church at Kampung Baru Mentakab on the Christmas day to celebrate Christmas with some Indonesian friends of Christian faith. 

Pastor Steven, Mr Rajah and Mr Victor from Kuala Lumpur were present.  

Before the ceremony started, I enjoy listening to the soothing music from the piano playing in the praying hall.

Among the guests, they are some foreign friends of Indonesian Nationality and of Christian faith from different tribes present to celebrate the Christmas together. They are from Kupang of West Timor, Manado of Sulawesi and Jawa. The atmosphere was joyful......

I noticed that during the presentation, a lady was dripping tears when singing......

The guests were served with variety of foods prepared after the ceremony. 

Our Indonesian friends came all the way and stay here in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and trying to make for a decent living.  

I felt very delighted that I was invited and be with our foreign friends celebrating a special Christmas day!

May God bless them all!

Cake Cutting Ceremony to mark the starting of the Christmas celebration

Pastor Steven Giving speech

Mr Markus, Master of Ceremony

Praising God singing

Talented youth with their guitars

Bible reading




Giving away presents and souvenirs ...